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蚕的博客

秋暮春蚕丝未尽,湖枯莲子盛还多。

 
 
 

日志

 
 

我所喜欢的当代女作家(三)  

2014-09-10 13:54:09|  分类: 诗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喜欢的当代女作家(三) - 春蚕 - 春蚕的博客
 
        早就喜欢上了大连著名女作家素素。今又翻出当年我写的日记,足以说明我对素素的敬仰。素素,1955年出生在大连瓦房店,长期供职于大连日报社。

                                                    我所喜欢的当代女作家(三) - 春蚕 - 春蚕的博客
  

                                              2002年4月10 日       晴

       我爱素素,不仅爱她的别致的作品,单就她的自强和勤奋,我就已经十分爱她了。
       其实我并不认识素素,尽管我的工作单位和报社离得很近。先睹的是她的作品。记得最初发现素素是九十年代初,因为在大连日报上看到了两篇素素写的关于女人“穿衣裳”和“买衣裳”的文章。这两篇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一些女人不会穿衣服和不会买衣服的尴尬,贴切而生动。后来最让我感动的应当是《素素心羽》,它朴素、空灵、深邃。
       在无数个寂寞的夜晚,我经常会抽出《素素心羽》的任何一页,兴味十足地一行行读下去,有时候读出悲哀,有时候读出沉重,有时候又会读出笑声。
       虽与素素不曾谋面,但这些年看过她的好多作品,我似乎已经很熟悉她了。她以女性特有的思索和笔触来书写故事,尤其她的散文,温暖细腻,旖旎缱绻。我仰慕这位美丽睿智,笔耕不止的文学女人,这位卓尔不群,典雅高贵的不凡女人。

                                                                                                      (注:关于《素素心羽》待后续)


                                   我所喜欢的当代女作家(三) - 春蚕 - 春蚕的博客
 

         尽管是女性作家,素素的视野广阔,她的作品不仅只是包括婚姻、家庭和爱情的女性作品,之后逐渐转型为历史作品。在素素的眼里古老的东北是一本尘封的书,没有多少人乐意去翻开它;是一眼深井,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打捞它的底细。终于在1996年纤细文弱的素素背上行囊,揣上饱蘸深情的笔墨,独自向东北深处走去。四个月后,“满脸尘土皮黑意倦”地回到大连,起草书写近20万字的《独语东北》,2001年《独语东北》正式出版后,让她声名大作。她说:“这是我写的最慢、最认真的一本书,现在回头看,这的确是写得最好,也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她在《独语东北.自序》中写道:

       我有一个计划,先读东北,然后走东北,再然后写东北……东北是我的母土,我得了解它,懂它,然后描述它……,我向自己挑战;用女性的笔去写雄性的东北。
     
       东北是野性的雄性的男性的,我要将自己浸进阳刚的东北,伟岸的东北,呼吸一些粗糙的空气,给以往的脆弱和阴柔加进点刚性的东西,让人生坚强起来。——《消失的女人》篇

      东北原本就没有士大夫文化,俗文化一直是汪洋大海……土匪成为东北俗文化里最叫座的文本。——《黑颜色》篇

       由于素素不畏艰辛,独闯东北,对东北人的风俗习惯了如指掌,她在《独语东北》中形象地刻划了东北的火炕,酒中的东北人,东北女人抽烟,东北的二人转,可谓刻划得入木三分。精心地为我们呈现出一道丰盛的关东民俗盛宴。

       火炕可以看见男人的权威……,炕头永远是男人的。二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是东北乡村男人的幸福观。白天与牛在地里忙碌,晚上与女人在炕上忙碌……,经过一夜的烘烤,第二天起来又是一条硬汉。每天每天,日子就这么重复地过着,直到他在那个热炕头上再也爬不起来,成为行将就木的老人。——  《火炕》篇

       酒在东北,就这样汪洋恣意起来。……酒是暗淡日子里的福,酒是绝望中的希望,酒在苦寒的乡村已自成习俗,酒在雪白雪白的原野则是一道油然而生的冻土景观。大东北似乎理所当然的就应该是一个纵酒地带。 —— 《纵酒地带》篇

       关东女人抽烟,还因为关东的土地过于沉闷。女人与男人一样过着漫长的冬季漫长的夜,寒冷和黑暗同样也折磨着她们,这个时候就需要有烟。烟是苦难里的慰藉。
     关东女人,关东烟,这是贴在大东北门楣上的两个特殊符号。姑娘叼个大烟袋,确是东北独有的风俗。——《烟的童话》篇

      乡间的男人是寡言的,女人的嘴也跟着笨起来。只有二人转,像救命似的,能把那种死气给点着。首先唱二人转的那套装束,那种大红大绿,就把人的精神照亮了……,那种又土又屯的打情骂俏,油嘴滑舌……,日子仿佛就有了激情,有了乐。 ——《移民者的歌谣》篇

      我读《独语东北》,读出了浓厚的悲情,有一种怆然泪下的感觉。


                                   我所喜欢的当代女作家(三) - 春蚕 - 春蚕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