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蚕的博客

秋暮春蚕丝未尽,湖枯莲子盛还多。

 
 
 

日志

 
 

快 乐 老 家(一)  

2014-01-09 20:23:19|  分类: 往事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   乐  老   家(一) - 春蚕 - 春蚕的博客
           图片来源:博友吴越同舟    

                             (一)

     那年夏末秋初,文化大革命武斗逐步升级,中小学校都停课了,街面上也很乱,为了安全,我妈妈让我这个中学生带着正上小学的弟弟,到山东临朐县老家我大舅、大姨家去住一阵子。小小年龄的我也不知从哪来的胆量,提着包裹领着弟弟便从大连乘船先到了烟台,然后打听到了火车站的方向,找到火车站。从烟台乘火车到蓝村站下车后,又换乘去临朐的火车。记得到蓝村时天已经黑了,这一夜就坐在通往临朐的火车上。第二天早上下了火车就去找临朐通往五井公社的汽车。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来回颠簸,坐了三个多小时的汽车之后,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五井公社茹庄,那是我大舅家——大舅家就在沂蒙山下。
    踏进院子,大舅和舅母赶忙迎了出来。他俩摸摸我和弟弟的头,拉着我们进了屋,顿时,两位长辈的眼睛湿润了。大舅和舅母一起含着眼泪感慨道:“交通这么不方便,你俩是怎么找来的”?你娘(当地对“妈”的称呼)什么时候能回家来啊?我们和你娘几十年没见面了舅母端上来的第一顿午饭是酸煎饼和香椿芽炒鸡蛋。我和弟弟吃,大舅家的四姐姐愣愣地望着我们。原来这里的乡亲以酸煎饼为主食。后来我发现乡亲们做煎饼很拿手,前一天晚上推磨把苞米磨成面,用水泡一夜,第二天苞米面发酸了再烙成煎饼。这种酸煎饼我和弟弟都吃不惯,可又没有别的主食。晚上睡觉我跟舅母要褥子铺,舅母说这里很穷,家家户户都没有褥子。我和弟弟只好睡在破旧的苇蓆上。
    大舅家的院子很大。除了高高的柴草跺以外,还种了枣树和石榴树。树上的石榴已微微地张开小嘴,露出了亮晶晶的红牙,仿佛是童话故事中漂亮公主的红牙皓齿。大舅家做饭的屋里支着一盘磨,烙煎饼就在这屋里,地上堆满干草,没有煤,全靠烧草把饭做熟。 茹庄盛产烟叶,每天天不亮村里的婆娘们便起床到自家的地窖里绑烟叶。那些天我跟着四姐姐也下到地窖里帮着绑烟叶。地窖里黑洞洞的,伸手不见五指,舅母连忙点上蜡烛。我看到一根根架起的竹竿两侧已经绑上了好多绿油油的烟叶。舅母分给我们每人一根竹竿,我们便把两个巴掌大的新鲜烟叶一排排绑到竹竿两侧,让叶子脑袋耷拉下来,放在凉爽的地窖里慢慢阴干。过几天再点火烘烤,直到把绿绿的叶子烤成黄黄的旱烟。这让我亲眼看到了老爷爷们抽的旱烟形成的全过程。
    秋天到了,家家院子里堆满了大红枣。有一天公社要收缴公枣,住在大舅家旁边已结婚另过的力山哥哥推着一个装满红枣的独轮车去缴公,我也抢着要去,力山哥哥只好把另一辆两轮手推车给了我,让我推着跟在他的后面。乡间土路凹凸不平,高高大大的力山哥哥躬着腰只管推车向前奔跑,慢慢地我只能看见他的背影。想起他那张清瘦蜡黄的脸,我不由地心疼起他来。那是吃不饱饭,严重营养不良和整日超负荷劳作形成的。渐渐地便望不见他的身影,而落在后面的我推着车一歪一扭地蹒跚着。我忽然生起力山哥哥的气,他为什么一点儿也不帮我,只顾自己奔跑?想着想着,咕咚一声两轮车倒地,大红枣哗啦啦撒了一地,惹得道边田间干活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哄堂大笑。费了好大劲把枣收到车里时,乡间小路边上一个人影也没有了。我走着走着便迷失了方向,已经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害怕起来,在这天苍野茫的异乡,顿时觉得那样孤独无助。力山哥哥啊,我好恨你!
    四姐姐比我大两岁,她长着黝黑的圆脸,健康结实。她总是带着我在村庄里玩耍。有时带我上山采山枣,有时领我去小河边洗澡。一条清澈的小河缓缓流淌着穿村而过,河水下的石头清晰地映入眼帘。河岸上几棵粗壮的柿子树高耸入云,满树的柿子都被小孩子们摘吃了,只剩几个留在树尖上,象挂着红彤彤的小灯笼。在这优美的意境里,四姐姐催促我快脱衣服下水。我们俩象两条小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地嬉戏,竟然引来一帮女孩子跳入水中。四姐姐让一个叫小曼儿的姑娘站岗放哨,大家尽情地享受着小河水带来的那份舒畅。忽然,岸上的小曼儿姑娘转过身来大叫:快穿衣服来男生啦!顿时,清澈的小河里乱作一团,河水不再清澈。正当大家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拥上岸边找衣服时,小曼儿掩饰不住一脸的坏笑说:哈哈哈,没人来,我吓唬你们呢!被耍戏的姑娘们立即回转身跳入水中,一齐掀起河水泼向小曼儿,河水此起彼落地洒在小曼儿的身上、脸上,随之一阵阵铜铃般的笑声荡漾在村庄、小河里。
    那天,四姐姐说带我和弟弟到邻村看吕剧团演员排练。临走前她在屋子里梳妆打扮,站在一块打碎角儿的镜片前照过来照过去,不满意自己穿的那件绿色带有小红苹果图案的衬衫。我穿了一件当时大连很流行的蓝底儿白花对襟立领衣服,那一片片白色碎花儿象正在飘着的雪花,很是素雅。从四姐姐的眼神中我看出她很喜欢这件衣服,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和四姐姐互相交换了各自的衣服,以留作纪念。
    村庄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时兴穿绣花鞋。四姐姐从箱子里拿出一双她亲手绣的绣花鞋送给我,穿上这双花草蝶飞的绣花鞋我们开始上路。我拉着弟弟牵着四姐姐的手在村庄里走着,迎面遇到几位乡亲,他们都热情地与我们打招呼,问我:你娘还好吗?告诉她让她来老家看看吧!忽然我看到他们的脖子上都长着一个沉甸甸的大疙瘩,一走一颤,足有一两斤重。我奇怪地向四姐姐发问,她告诉我那叫大脖子病,因为临朐地区没有海,常年吃不到海产品而缺碘造成的,这一带好多人都有这种病。噢,原来是这样!难怪我妈妈每年都要把干海带卷成卷儿寄一些给大舅大姨家。
    穿过一片又一片庄稼地,到了吕剧团。剧团里的演员正在排练,准备过几天晚上到村庄里给村民们演出。那个女演员唱的非常好听,我被山东独有韵味的地方戏——吕剧所折服,一再央求四姐姐到时候一定带我去看正式演出。


快   乐  老   家(一) - 春蚕 - 春蚕的博客
                                                                         沂蒙山风光——  图片来源:博友吴越同舟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