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蚕的博客

秋暮春蚕丝未尽,湖枯莲子盛还多。

 
 
 

日志

 
 

在那遥远的小村庄(四)&(五)  

2013-10-29 21:03:26|  分类: 往事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青年点里后来人  

 

万赖俱寂,牛台子小村庄还在沉睡中。青年点里寒气逼人,我已经被冻醒。向窗外望去,对面住的男知青房东家大门敞开着,只见一个男子头戴棉帽,棉大衣领子高高竖起,挑着水桶向井台走去。他就是我们青年点的后来人——阿勇。他为什么没有随插队大军一起到北票,而比我们晚到两个月呢? 

阿勇个子高高,身材挺拔,瘦削的脸总是阴沉着,给人一种严峻而冷酷的感觉。他很快就投入到生产队的劳动中,默默地和大家一起做农活,从不张扬。时间久了,深受农民大叔大婶的喜欢。女知青几乎没和她说过几句话,因为他常常拒人于千里之外。

渐渐地,有关阿勇的故事就在青年点中传开了。文化大革命期间,他是学校造反派的头儿,怀着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深厚感情,发誓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于是他满腔热情地组织参与了到市里发传单、贴标语、静坐、游行等活动,甚至在校园内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在那个腥风血雨的年代,他充当了学生领袖的角色,可是,青春年少的他哪里意识到他已经参与到复杂的政治斗争里面去,他更不会预料到政治斗争的残酷与政治形势的变幻莫测 。

文化大革命后期,全国性的从初一到高三的几届学生全部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大批天真烂漫的学生由老师护送到农村,而此时的阿勇和那些红卫兵造反派的头头却被留校审查,交代个人在文革中的一系列行为,等待组织处理。这种“秋后算账”的作法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为此阿勇比我们晚下乡两个月。

曾被红色风暴吹起的狂热彻底冷却后,身背着沉重的处分,阿勇心灰意冷地扛着行李卷只身来到牛台子青年点。他曾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一路唱着“英特耐雄纳尔就一定要实现”的国际歌,投身到毛主席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最后却落得遭受审查和处分的窘境?他多次向上级提出申诉,谁也不表态,谁也不给明确答复。

从此,阿勇无处话衷肠,“衣带渐宽终不悔”,把许多想说的话深深埋藏在心里,保持沉默。可以看出他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他极度消沉颓废,一蹶不振。恰逢此时,与他同在一个战斗兵团,在他接受审查晚上不准回家时,给他送过行李的女朋友,下乡后提出与他分手。双重的打击象重锤一样砸在他年轻的心上,几乎把他击垮。这种刺痛遮住了他的一切:欢乐、热情、未开、前途。我想,消沉和颓废并不是他的本质,他原本应是一个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的热血青年。究竟是谁之过?说也说不清楚。

郁郁寡欢的阿勇总是随身携带一支笛子,无论是在田间地头还是在院里屋内,他的笛声四处飘荡。每逢雨雪天气不能到地里劳动时,他便站在屋里吹笛子。常常吹奏他所喜欢的《抬头望见北斗星》,这是一首想念毛主席的歌曲。他尤其钟情于当时在知青中流传甚广的苏联歌曲《共青团员之歌》——“我们再见了亲爱的妈妈,请你吻别你的儿子吧,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再见了亲爱的故乡,胜利的星会照耀我们------”!每当他吹奏这首歌,女知青都非常心酸,甚至想流泪,因为大家都知道阿勇没有妈,在他上小学的时候他的妈就病死,是他的爸爸把他抚养大。也许只有吹笛子才能让他倾诉和宣泄内心的苦闷,掩盖几近绝望的心情。

开春了,大地解冻,万物复苏。只见阿勇赶着并列的两头耕牛,推着铧犁目不斜视,步伐均匀地走在田间垅沟。他不时地吆喝着牛,偶尔还象老农一样挥鞭抽打着两头不听话的牛。乍眼看去,谁都会以为是一个农夫在田间熟练地耕作。他专注地踏踏实实做事情的精神着实让人钦佩,尤其女知青对他敬而远之。

 

 

                                           2005年11月25日完稿

 

 

 

                     )参加斗批改运动       

 

        牛台子村有两大家族,徐姓一族,杨姓一族。两大家族长年不和,事事争斗。村里的杨理是大队干部,也是杨姓家族的代表人物。农村斗批改运动中,杨理被定性为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关押在大队隔离审查。杨理拒不交待他的罪行,几乎天天挨打。他的脸被打肿了,牙被打掉了,后背被火勾子烫得一道道血印。一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我和青年点的阿荣到井边去挑水,突然看到男知青阿宝和阿锡用扁担抬着大筐,筐里坐着一个穿黑色棉衣棉裤的女人,定睛一看,竟是杨理的妻子。她头发散乱,痛苦地呻吟着,竟有血从筐的缝隙中大滴大滴地流出来。后来听说大队安排男知青每晚轮流看守杨理并安排知青抬筐,抬杨理的妻子去大队看被打昏死过去的丈夫。那几天她一股火犯了血崩病,正在大流血。

如火如荼的农村斗批改运动开始了,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批地富反坏四类分子的风声越来越紧,洪志队长让知青在饲养棚小黑板上写下大块标语“将斗批改运动进行到底"!“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杨理”!那些日子村民和知青经常被敲钟声惊醒,从被窝里爬起来到小队部听洪志队长传达上级紧急文件。文件主要内容无外乎是坚决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彻底清除地富反坏四类分子的思想流毒等等。小队部里炉火正旺,大叔大婶们盘腿大坐。炕这边男人们叼着旱烟袋吞云吐雾,炕那边女人们借着微弱的煤油灯光纳鞋底儿。洪志队长一脸严肃地读着上级文件。读着读着便不认字或念错字,终于读不下去了,只好求助知青帮忙替他读。我常常看到在炉火黑烟的熏烤下,大叔大婶们困得连连点头。

杨理的叔辈弟弟杨书是个爱说爱笑的乐天派,因为年轻,他很喜欢和知青接近,经常到男知青住处去聊天,有时还和男知青掰腕子,常常为谁输谁赢争个脸红脖子粗。可是忽然有一天也不知为什么他被定性为地富反坏四类分子中的坏分子,胳膊上戴着黑色袖箍,用白线钉上醒目的坏分子三个字。从此他大祸临头,失去了自由,经受着种种折磨。大队不准他外出,不准他乱说乱动,让他干最脏最累的活。每天虽然让他一个人在场院里扬场,可是总有好多眼睛在死死地盯着他。

每次村里开大会必让杨书先交待近几天的罪行,甚至逼问他为什么总到青年点去 ,说什么狼子野心何其毒也。原先在田间劳动时,他的妻和知青有说有笑,还时常煮些地瓜、嫩苞米送到青年点给我们吃。有一次他妻把芥菜疙瘩尾部的毛须削下来加上豆面熬成小豆腐端来两碗,别提多好吃了,谁都没吃够。他妻高兴地说等明年芥菜疙瘩长成的时侯,我再给你们熬小豆腐吃。

男女知青都不敢去场院,怕看到昔日活泼快乐的杨书,而如今臂戴黑色白字的坏分子袖箍,汗流浃背地在场院挥锹扬谷子的尴尬场面;更不敢再跟杨书的妻子来往,连路上见面都躲着走,怕给她添乱找麻烦。每当远远地看见杨书或他的妻,知青心中便会涌上五味杂陈般难言的滋味。我们在心中为杨书深深地鸣不平,为什么给他定为坏分子?大家经常评论说他样样活计都精通,公认他是牛台子村的劳动能手,怎么一夜间竟成了坏分子?后来我想,是不是走资派的哥哥杨理牵连了他,被株连九族的缘故吧?


                                         20021119日完稿 


在那遥远的小村庄(四)(五) - 春蚕 - 春蚕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